记2015年十一假期的一件小事

十一回农村老家,有件小事有些感悟。

只要家里有人,家里的大门白天一直都是敞着的,外面的人都可以直接走进来,这在农村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门敞着才说明家里是有人的,农村的人没有城里人这么多的隔阂。

正巧地里的活都干得差不多了,母亲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我在屋子里收拾东西。从门口走到院里一个人来,只见一身道姑打扮,还带一顶帽子,嘴里振振有辞,说是泰山娘娘庙里的保佑家里平安之类的。母亲见到来者第一反应就是骗子,立马上前说是地里有活要干,马上要出去了。来者压根不理会母亲的话,依旧是保佑平安之类的,像极了大街上迎上前去得乞讨者。来者说道,要捐款之类的,并有个小本子,上面写着捐款者的名字。母亲看了眼捐款者的名单,很多都是邻居家的,说明来者刚从家里过来,迟疑了一会便签上了名字,回屋里去取钱。

这时还在屋子里的我才看到并明白过来是这么一回事,我一看母亲名字都签上了,钱肯定是要给的了,想逃掉避免少不了一番纠结。我便回屋子去取钱,在城市待习惯了,知道乞讨者五毛一块就能打发的很高兴,我便从钱包里去了两张一块的,其中一张还是备用的,我先给一块,要是嫌少再给两块。我先于母亲出了屋子,给到了来者一块钱,岂知来者说道别人都是给三十五十的,这些太少了我不要。靠!这年头乞讨还嫌钱少啊,还是我太out了?我直接说那你走吧,我没钱,并转头回屋子,可最烦的是她也跟着往屋里走。

就在这时母亲从屋子里走出来并拿着10块钱,迎上前去给了她。又是嫌少之类的话,最后也不情愿的收下了,并留下了一根红丝带,说些全家平安之类的话就走了,当然了骗子的目的已经完成了,只需匆匆收场就行了。

此事的经过到此结束,但却有个问题挺令我深思的,这也是为什么写下本文的原因。

父母并不富裕,家里一直也是过得比较平淡的生活,在我看来勤奋和勤俭节约一直是我们老家那块的美德。平常家里买个菜什么的都要为了几毛钱掂量半天,但却在面对乞讨施舍这种事情上扔掉了10块钱的巨款,而且母亲对于骗钱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知情的。

事后,我的同样上当受骗的邻居也来到了我家,通过邻居和我母亲的谈话我大体理解了他们在经历此事时的心理活动。由于每年都会有多次来到家里进行骗钱的,骗钱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无非是找不到孩子,回不了家之类的,母亲一开始见到骗子就知道是个骗子,这第一印象的判断是过关的。

母亲对骗子的第二个行为是阻拦,母亲用了要去地里干活的信息来阻拦,但是阻拦不彻底,见阻拦不成功就放弃了。这一点上就显现出了的缺点,不知道用合理的手段来保护自己,并完全从主动状态变为了被动状态。之所以意志这么不坚定,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母亲知道强加阻拦的后果就是骗子可能会爆粗口,完全不想听骗子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撵都撵不走,还不如给点钱省事。另外得罪的骗子的后果可能会更麻烦,毕竟骗子往往都是一个团伙,且知道家庭住址,怕有什么报复行为。所以之所有给钱的原因就是花钱买个安宁,免得带来一身的麻烦,当然从这个出发点上给钱是对的。骗子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在农村屡试不爽。

但给钱的数目跟平时的生活水平是完全不相符的,要知道在农村买上10块钱的菜可以吃上好几顿。我觉得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根源在于对自己的不够重视。在中国这种权力的社会中,母亲一直觉得处于权力的最底层,事实也确实如此。即使在自己的家中也很容易变主动为被动,让骗子得手。

可能有人会说农村的法律意识淡薄,不知道合理的维权,完全可以打110来解决。我曾经打110处理过店铺扰民这种鸡毛小事,110给的处理时间为5天,这还是在城市里。我估计换做农村的派出所,这种小事估计110是请不动的。

我在此次事件中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应有的反应,这点我需要反省。首先,我见到母亲签字后没有跟骗子要一下工作证明,这样子至少让骗子没这么容易得逞,给我的反驳增加大大的筹码。其次,没有阻拦母亲给骗子送钱,按照我的意思是跟骗子死缠到底的,毕竟是在我家,给不给钱也是我的自由。但我怕在家里生活时间不长,骗子的规矩我不懂,还是顺从了母亲的行为。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想梳理下农民身上的共同缺点及我身上的缺点。我不是歧视农民,我是农村出来的,我知道农村人的辛苦,忙起来的时候他们的辛苦程度是我等码农不能企及的。

在这里为广大奋斗在田地里的农民致敬!

 wechat
欢迎订阅我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