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自驾青海甘肃大环线系列 - 3

第三天

行程: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中宁县 -> 青海省西宁市

路程:500公里

日期:2019.4.20

昨晚到酒店比较晚,早上拉开窗帘,一所学校的操场映入眼帘,令我眼前一亮。离开校园已经太久了,看到同学们身穿运动装在操场上洋溢着青春即亲切又陌生。

第一站 黄河畔

从地图上看中宁县城离黄河比较近,自然要去黄河边上走一走。但与保德县和府谷县不同的是,中宁县并不傍黄河而建,主城区而是离黄河有一公里的距离。我猜测保德县和府谷县边的黄河在地势低洼处,即使河水泛滥也不会殃及县城。但中宁县地势却是非常平坦,不能依靠地势优势阻止泛滥的河水,因此县城的选址离黄河稍有距离。

远处的黄河边上有一个多层的塔,是中宁县枸杞博物馆,中宁县有“天下枸杞出宁夏,中宁枸杞甲天下”的说法,因此建个枸杞博物馆还是比较合适的。由于到枸杞博物馆的路并不好走,而且不能判断此刻博物馆是对外开放,并未前往参观。

黄河水比其下游的府谷县的黄河水要变黄了很多,这也是我一直比较奇怪的地方。河道非常宽,目测有至少1公里的样子,现在是枯水期,河水并不太多。河床上有各式各样的鹅卵石,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河水冲刷才形成了现在的形状,我们个体的生命相对鹅卵石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挑选了几个像模像样的留作纪念。

在路上

宁夏境内,一路上偶尔会看到种植了一些铺着地膜的农作物,我猜测是土豆的可能性比较大,原因是山东的种植土豆方法就是类似思路。但看下田地中的土质,大部分都是小石块,哪有多少土壤成分呀,倒是拿着石块压着地膜来防止大风非常的方便。

在甘肃和青海接壤地方,道路两侧多了很多树木,,山上的草有很多都绿了起来,生机勃勃的。两天之内满眼都是枯黄色的画面,突然出现鲜绿色还有点不适应。

查看青海省的地图会发现,有好几个地级市都是围绕着青海湖命名的,海东市、海南藏族自治州、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海北藏族自治州。提到海南,不熟悉的人还以为是海南岛呢。

地图中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居然有两块区域,中间被玉树给分割开了,完全不接壤。让我立马想到的是在中国版图中另外比较有意思的是河北省的三河市,三河市被北京市和天津市包围,像是河北省的一个孤岛。

青海省有藏族和回族比较容易理解,居然还有蒙古族?要不也就不会叫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了。实际上内蒙古的最西端跟青海省仅隔了甘肃省一段狭长的河西走廊,直线距离上还是特别近的。蒙古族迁徙到青海要从元朝说起,整个中国的版图都是元朝的天下,自然青海省有就了蒙古族,后续又陆陆续续的有蒙古族迁徙都青海省。但青海省的蒙古族还吸收了部分当地藏族的习俗,很难说是蒙古族入侵藏族,还是藏族同化了蒙古族。

青海境内的青藏高速施工,走了很长一段的非高速,跟青海的村庄和县城有了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的机会。青海省的海东市相对于甘肃而言,植被还是比较茂盛的,树木挺多的,沿路很多梨树,开着洁白的梨花。经过村庄的房屋看起来也不差,很多都是二层的小楼,而且村庄还是比较密集的,大概青海人口都聚集在了东部地区。总体给我外观感受,海东地区要比甘肃东部地区富裕很多。

第二站 西宁市

西宁市属于中国的西部地区,如果放眼到中国的地图中,相同纬度上,西宁算是比较靠中间的城市了,如果不是西部人烟稀少,更像是个中部城市。

晚上八点钟到达西宁市,事先知道青海省的人口只有区区600万,省会应该不咋地,结果还挺另我刮目相看的,城区面积感官上还是挺大的,颇具省会城市的规模,各种品牌应有尽有,夜景也还不错。

晚上吃了一碗当地特色羊肠面,面相不咋地,吃起来味道还不错。

收个尾

1
2
3
4
5
6
人人都说宁夏美
砂石大漠看到尾
甘东地区很荒凉
似乎水源很紧张
夏都街头走一走
车水马龙大高楼

未完待续…

 wechat
欢迎订阅我的公众号!